新版医保目录正式实行 这群“砍价人”功不可没

2021年3月2日 posted by

  电影《我不是药神》的人物原型陆勇确诊慢粒白血病19年,在2018年以前,维持治疗的抗癌药格列卫一个月药费要2万元。而随着原研药和仿制药都纳入医保报销后,他每月的药费降至仅需几百元。以前为了购买药品建立的微信群,现在已经变成了病友之间问候、健身打卡的交流群。

视频截图。来源:央视网

  今天(3月1日),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正式实行,意味着患者能够获得更多质量好、疗效好且价格合适的药品,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患者能像陆勇一样,回归正常生活。

  一图读懂新版目录几大变化↓↓

  “医保谈判+带量采购”带来药品大降价

  2020年是国家医保局连续第三年开展目录调整工作。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为了让患者尽快用上新药好药,国家医保局加快了药品目录动态调整的节奏,过去是4年一调,甚至8年一调。现在建立了动态调整机制,每年一调,充分发挥了药品目录谈判促进医药行业健康发展的作用。

  那么,究竟什么是医保谈判?其实就是国家医保局统一采购药品,并派出医保专家与药企进行谈判,协商药物价格,降低患者的经济压力。医保谈判的责任,是将在专利期的药品或独家药品纳入医保范围,同时通过谈判降低药价。

  对于非独家药品,如成熟的仿制药和医疗器械产品,国家医保局一般会通过“以价换量”带量采购来促使企业降价,也就是在集中采购谈判时承诺采购数量,方便药企安排生产以降低生产流通成本,既降低了药品价格又分担了药企的市场风险,实现共赢。

  与往年相比,本次调整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谈判降价调入的药品数量最多,惠及的治疗领域最广泛

  据国家医保局消息,本次目录调整工作共对162种药品进行了谈判,119种谈判成功,其中包括96个独家药品,谈判成功率为73.46%,谈判成功的药品平均降价50.64%。以最受关注的抗癌药为例,2018年国家医保局组织开展了抗癌药专项准入谈判,最终17种药品谈判成功纳入目录,并于2020年底协议到期;14种独家药品按规则进行了续约或再次谈判,平均降幅为14.95%,个别一线抗癌药降幅超过60%。“经测算,14种抗癌药降价,预计2021年可为癌症患者节省30多亿元。”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表示。

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接受媒体采访。图源:经济观察报

  但新药要进来,医保基金总盘子有限,并且由于我国尚处于发展阶段,基金的总盘子并没有太多的增量,那么,如何给新药更多基金空间?熊先军表示,国家医保局通过有出有进的原则,调出部分药品,同目录里的一些高价药进行谈判,来减少基金支出。

  此次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直接调出了此前目录中临床价值不高以及国家药监局批准文号取消的29种药物,还对包括2018年专项肿瘤谈判到期要续约的24种已在目录的药品,再次谈判和降价。这也是首次对目录内药品进行谈判。评审专家按照程序遴选了价格或费用偏高、基金占用较多的14种独家药品进行降价谈判,最终14种药品均谈判成功并保留在目录内,平均降价43.46%。

  通过药品目录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可以促进临床用药的合理性,一些疗效比较好、价格比较优良的产品,能够在临床上广泛使用,这也提高了临床用药水平。

  如何把药品价格谈到最低

  谈判成功率73.46%,119种药品平均降价过半,多款抗癌药以全球最低价上架……

  被媒体和网友们纷纷点赞、称作国家级“团购”、灵魂级“砍价”、“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国家集中带量采购谈判,效果可谓有目共睹。而这张优异的成绩单背后,离不开每一位医保专家的不懈努力。

  “降价别跟挤牙膏似的”

  “这报价数字在中国不吉利”

  “全球最低价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

  医保专家们和药企在谈判现场上的砍价金句频出。2019年底,一段医保专家“灵魂砍价”的视频在网络上广泛传播,视频中的医保专家将一款治疗糖尿病的新型药品达格列净片的价格从5.62元砍到了全球最低价4.36元。

  从一分一毛的“锱铢必较”,到成百上千的“大刀阔斧”,从大量的前期调研、市场分析,到谈判现场唇枪舌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医保专家们的每一分努力,都是为了患者的最大利益。

  熊先军表示,谈判不仅是一门技术,更是一门艺术。“所以我们会多角度跟企业来谈,通过不同角度来强调,我们代表参保患者,应该降价、降多少。谈判专家的责任,就是把药品价格谈到最低,只要企业能接受,这是他们的责任。”

  事实上,追求医保基金的性价比,不是盲目压低价格,不意味着让企业无利可图,而是让企业的得利保持在合理范围

  在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处处长龚波分享了自己作为谈判专家的感受,“如何当好一名谈判专家?简单说就是,在谈判规则下,引导药企给出可以接受的最低价”

  其中,龚波认为最重要的是确保规范谈判双方都是平等的,专家组必须严格按照规则与药企代表进行谈判,这样才能保证参与的药企都能获得公平对等的权益保障。

  在确保公平的基础上,他认为,谈判专家最重要的是要坚持立场药企从自身发展角度只能在有限范围内降价,谈判专家要体谅并学会换位思考,但绝不能因为个人同情而忽略了为参保人员争取最大让利的谈判职责,把议价谈判“点到为止”。

  就在上个月,第四波“灵魂砍价”来了。2021年2月3日,全国各省份组成联盟开展的第四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涉及高血压、糖尿病、消化道疾病、精神类疾病、恶性肿瘤等多种治疗领域。以胃溃疡治疗药物艾司奥美拉唑肠溶片(20mg/片)为例,集采后每片价格从9元下降到3元,整个疗程可节约费用约240元。预计全国患者将于2021年5月用上本次集采降价后的药品。

  “灵魂砍价”的背后其实就是为了让老百姓切切实实用上好药,用得起好药。每款药品“砍下”的一分钱看似微不足道,放眼全国,也许就是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的变化。“砍下”的这一分钱,都是为患者们减掉多一份负担、带去多一份希望。

  话题研究员:陈明诗 麦小华

  本期策划:李珩丹 郑佳欣

  制图:刘子葵

  参考资料:

  经济观察报:对话国家医保局熊先军:医保谈判追求的不是最低价,而是合理的价格

  侠客岛:“灵魂砍价手”亲述:为什么要再降4分钱?

  央视新闻:焦点访谈丨关乎14亿中国人的“谈判” 是怎样进行的?

编辑: 林涛

没有评论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